關於部落格
  • 8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溪水和亂石輕吟低唱

山色空濛,煙林清曠。空氣裡氤氳著一種芳香。我的腦子裡充溢了一個詞:花!花!花!對,它們是花。 植被蔥蘢,青藤纏繞,我們一行四人費力的辨認著一條幾不可見的小徑,跌跌絆絆地步行一百多里,到一個地圖上都找不到名字的地方去。 終於在傍晚時分,到達了目的地,可又彷佛是跌入了唐人的山水畫裡。 山在水邊矗立,水在山間流淌。山水相依,是世間絕美的風景。山仁。她既包容了樹木的遒勁,又呵護了淺草野花的嬌弱。水智。水在山之上為雲,山之巔為雨,山之峰為霧,山之澗為泉,山之壑為岫,山之峪為嵐,山之崖為瀑,山之根為潭。水伴山行,或如碎玉般飛濺,或如緞帶般纏繞,或似明鏡般清幽。山因水的滋潤而生機勃勃,草木欣欣,水因山的涵養而遍地開花,嬌柔多姿。也許,山就是男人,偉岸是他的風骨,仁厚是他的胸懷,他挺拔而立,直視蒼穹。水是女人,柔美是她的魅力,靈動是她的個性,她嫵媚空靈,瀟灑從容。看過月有陰晴圓缺,看過人有悲歡離合,看過潮起潮落物換星移,山水依然相依,不離不棄。山與水的繾綣,是天地間最動人最和諧的濃墨彩。而花朵,朵朵株株都是山水前世今生的福祉。它們在空闊的山水間恣意綻放,成為這畫卷上最活潑動人的潑墨,洋洋灑灑地湮染出一片萬紫千紅。 溪水潺潺,鮮花灼灼,青山幽幽,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一種美麗的情愫輕若花朵,柔柔軟軟的開在心底。 稀稀落落的黑瓦白牆掩映在綠樹之間,裊裊炊煙,小橋流水,編織出一幅如煙似夢的蕭疏水墨畫。一條小溪,穿村而過;一群鵝鴨,浮在綠水上;二三牧童,水邊嬉戲;三五釣者,執竿垂釣;七八村婦,自在浣衣;幾個老者楚河漢界殺的天昏地暗,可依然從容醉在一壺茶的芬芳裡;幾株古樹揮去了世紀的灰塵,溫和藹然的望著這個世界。家家戶戶的藤蘿順著短短的籬笆就爬出了院外,肆意的伸展著,散發一街的香氣。幾隻蜜蜂從花蕊中醉醺醺地爬出來,花朵濕潤潤在其毫須下富有彈性地跳躍。山青水流,小城的日子從容不迫的潺潺流淌,把柴米油鹽醬醋茶流淌成了靜靜的美麗。人人清清爽爽,風神蕭散,知足平和,骨子裡圓潤清亮的笑聲,透著的是潑墨山水般的飄然與不羈。 到了居住的地方,飯菜的香氣隨之瀰漫。女主人素衣黑褲,長髮絲綰,身上不經意地就會流露出小橋流水的舒捲和清新,眼睛閃著幸福的光,微笑著,就像一朵花。聽說,她是上海人,因為考察地質和男主人結識,而留在了這裡。洗盡鉛華,每日里安靜地塗鴉文字,心花也在這樣的溫潤中搖曳生姿。像一枝倔強而立的深谷幽蘭,是那樣的淡然,芳馨。男主人是一個蔚然深秀的男子,一手好字,每日揮毫,潑墨湮染深深淺淺的山水天地。他們的身後,有這片壯麗的情感厚土。他們相識於斯,相戀於斯,相伴於斯,如今兒女繞膝,依然琴瑟和鳴恩愛無比,羨煞很多人。 吃過香甜的山里飯,在主人的陪同下撐一桿竹篙,泛舟走入幽深。 人生多閱歷,胸中有丘壑。沒有山水的人生是黯淡的,疏遠山水的人,思想是駁雜的。要怎樣生活才能有此般生命的豐富與神奇? 清風送香,天地清歡靜好,眼睛同心胸都透明澄澈起來。雙腳浸泡在水中,從流飄蕩,任意東西,身心舒展的像一尾自由自在的魚兒。我彷彿看到一滴水與另一滴水滴相融,一條魚和另一條魚相戲,綠色在流淌,根鬚在伸展,草木在拔節,一切的一切都在以飽滿的生命張力蓬勃綻放。被山攬在胸前,被澄澈的水和馥郁的花朵擁在懷裡,只覺得一切都有了無限的芬芳。 每一個平凡的生命,都是一朵花,即使是一棵草,一滴水,一座山,一塊石頭,都有尊嚴和芬芳。生命的芬芳可以充溢於一山一水,也可以蕩漾在整個天地。 “山水是花,天地是更大的花,我們遂挺然成花蕊。”此念一起,便覺一顆心遂生根於山中、水中、花中,再也收不回。 極目遠眺,藍天白雲下,梯田飽蘸著黛色丹青在山腰上層層畫出蒼翠。山跌宕跳躍,連綿不斷。山石嶙峋,皴擦點染,濡寫勾畫出大山淋漓的墨韻。樹木形狀各異,綠蔭如蓋的,屈曲彎折的,仰天攬雲的,或墨綠、或碧綠、或翠綠,像狂放不羈的張旭草書,毫不保留的裸露著蒼鬱遒勁的生命張力,醇醪的四溢在綠色氤氳的畫軸裡。 水面清圓,亭亭玉立的荷花,一瓣一瓣的花朵向上張開,微風吹過,身姿搖曳。飄逸,安然卻又清新芬芳。想那白日,雲兒定如朵朵白蓮花,在半空中飄飄然地蹁躚著。而岸上,各種各樣,五顏六色的野花,顧盼生姿,盈盈而笑,一地一樹地恣意爛漫。我叫不出它們的名字,我只看了它們一眼,花瓣就閃亮亮著舞蹈起來。在林蔭和草叢中,在石縫中在水中,或絳紫如霞,或純白如雪,或鮮紅如火,無論多情還是清傲、熱烈還是含蓄,一朵朵一樹樹,墨色飽滿的噴吐著生命的鮮活氣息。 幾聲鳴囀天籟般的響起。短促低迴的,平平仄仄仄仄平,韻同詩人推敲詞句。高踞林梢,跳躍枝間的,鳴囀悠長,似唐朝的歌詠,宋代的吟唱。更有鷹擊長空的高亢嘹亮在山谷中久久迴盪。天地很淨,隨處可見樹木與綠葉耳鬢廝磨的愛戀。這時候那句“鳥鳴山更幽”是如此的入耳人心,感覺山林因鳥的鳴叫愈加顯得幽靜,林木因鳥的鳴叫愈加顯得蒼翠,花香因鳥的鳴叫愈加顯得芬芳。 水平如鏡,舟行款款。深幽碧綠的溪水,纖塵不染,清澈見底,透徹明亮,水底的沙石游魚清晰可見,蒼綠的樹色濃淡相間倒映其間。一掛瀑布,凌空飛馳,飛珠散玉,落入潭中。溪水和亂石輕吟低唱,聲如琴箏。舟行中,宛如有仙女在頭頂上瀟灑散花,落英繽紛的落在竹筏上,落在頭髮上,落在衣襟上,一朵朵地撿起來,抬頭低頭都是花香了,那些在我們掌心里美麗而馥郁的花朵,不知道它們曾在誰的掌心,開出過怎樣的花朵?不知道,它們是在凋落,還是走在繁衍的輪迴裡?紅紫黃粉,隨隨便便往鬢角一插,像是人也變成了一朵花,蜜蜂蝴蝶便繞過來飛過去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