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8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每個人都無法逃脫一種現實

酒醒午夜,感覺舌頭總想出來,張開右手,死死握著的,是我的一顆下門牙,還帶有鮮紅的血跡。 我猶豫了,我的傷痛沒了,我還用得著恨這顆牙嗎?它畢竟跟隨我許多年了,它只是在提前的預示著我:歲月不饒人哪!再堅硬的牙齒也抵不過歲月的消磨。 我將這顆牙,深情地放進了我的酒櫃,封存一個關於疼痛的故事。 再把酒,問:哪顆呀還敢與我作對?我說這話時,健在的二十七顆活牙,雖然表現沉默,其實,我已經預料到了,牙痛摧殘著我,活著,這種不可避免的事,還將繼續,關於牙痛與酒的故事依然有下文…… 我長有三十二顆牙,一顆大牙早在十年前就下了崗,不久又有一顆蟲牙空了,折斷後只留下牙根,好在也是大牙,有嘴唇包裹著,少有幾人知道我的牙事。道是我的舌頭時常探望牙床子上的空缺,提醒我失牙之事。 其實,無論喜悅,歡快,還是憂傷、傷痛,只有自己最在意,說出自己最想說的事情,自然要給傾聽者增添無謂的記憶,給敷衍者帶來遺忘的麻煩。 我要是將掉牙的事情告訴不太貼近我的人,我會發現,我左耳邊說於他的牙事,頃刻,在他的右耳邊就會掉了出去,如果能顯現這一現象,我與他說一路的牙事,他身後一路重複掉落的,一定都是我傾述與他的牙事。 接下來,我的一顆下門牙開始玩起了獨舞,它向左侵,靠右貼,裡進進,外出出,就是不愛站在自己的崗位上,歪歪扭扭的,沒有一點正行,這能不令我心生恨意嗎? 牙生在我的嘴裡,有好吃好喝的無不讓它嘗個先,用舌頭撫愛它,用嘴唇保護它,請它做微笑、幸福的代言人,既怕它熱著,也怕它涼著。可是,這顆不著調的門牙儿,全然不顧及我的面子,我能不決定根除它嗎? 年前,我就想用一根細細的尼龍線牢牢的綁住這顆呀,另一頭拴在開著的門把手上,然後,我將這門猛力的關上,一瞬,將這顆折磨我身心的牙儿,連血帶肉的拔除,解我心頭之恨。 我甚至想無辜的惹怒某一個人,令他當面猛擊我一拳,剛好將這顆牙打掉,我連同血水將它吐出,再恨著見它一面,作為永別。 求醫生解除這顆傷透我心的門牙,沒那麼便宜的事。我就是這樣,反复疼苦的告誡自己。 牙,傷我的這顆牙儿,你等著,我絕不放過你。 大牙折磨著我,門牙也不嫌著。大牙用武的招式害我,之後,頭也不回地棄我而去,門牙用文的方法疼我,毫不猶豫地傷我而來,直到我根除它為止。 漸漸地,我的兩顆上門牙的間距漸寬,沒幾年的功夫,別說是透風了,剔牙都可以直接用筷子,而且,牙根見軟,相互鬆動,無奈,我只好求醫拔掉它們,花重金聘用假牙上崗。於是,我明白了一個道理:假的東西不是一概不好。我這是假似真來,真換假。 每個人都無法逃脫一種現實——活受罪。痛事在,何言快樂?說痛并快樂著,一定與肉體無關。 哎呦…… 三天前,我已活過半百。昨天,春雨悄然而至,酒齡剛好四十年的我,只想醉生一天。 於是,約友人把酒敘舊,我們先用小杯喝白酒,敘著相處的舊事,說到動情時,免不了一飲而盡,絮叨著一往情深深幾許,過午,我們用碗喝啤酒…… 憶往昔,很多事,猶如這杯中酒,有時濃烈,有時淡薄,哭了,笑了,失去了,得到了,猶如風來翻過一頁書,故事結束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