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8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一份值得託付生命的感情

於是,很久的日後我終於有了自己的新感情,這是一份完完全全歸屬於我的感情,我們相約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。他給予了我愛,給予了我家,給予了我孩子,給予了我一切!這是一份值得託付生命的感情! 正是感恩於我們自己的幸福滿足,我也想知道遠方的你是否安好。 今生,注定我與你有緣無份,這是人生的無奈。 來世,我還是想維持我現在的家庭,只想與你有親人般的情懷,而愛你,已成過去。 鬼使神差,今天上午我竟在網上找你! 其實,我也知道那有如大海撈針,但是,我還是想試一試。 一開始我直接輸入你的名字搜索,找不到;我再輸入你的學校,還是找不到;一直找啊找,我輸入你的全名,並在名字前面加上你的城市​​,居然有你名字的欄目跳出來。那是2008年11月的“關於調整街道領導班子成員分工的通知”,調令裡面有你的名字,我覺得有戲,以你那樣的人,你在政府高升了是完全有可能的。於是,我繼續細緻的尋找,又看見了2010年10月的調令裡面還是有你的名字,這下我更加肯定了,這應該是你,而且又升遷了。 於是,我繼續查找你的聯繫方式。 好不容易我找到了當​​地政府電話一覽表。一開始我只找到你單位的電話,並沒有你科室的電話,可是我不放棄,再繼續搜索,謝天謝地,我居然找到了你科室的電話,我十分欣喜,決定要打電話試一試。 然後你問我在哪裡,我說我在深圳,與你分開後一直在深圳。你說你曾經去茂名我老家找過我,還想從你同學我的近鄰那裡得到我的消息,可一切都是徒勞的。 曾經,不是對你無情,不是不給你機會。相反,我在這份感情上傾注了太多的熱情與真情,我以為我們可以地久天長。 可是,你卻背叛了我,你與你的學生走到了一起。 倔強的我不肯原諒你,卻一個人靜靜的舔著自己流血的傷口。 在我心口還是血淋淋的時候,你新婚的妻子給我來過一封信,讓我不要再等你。她在信裡引用說“曾經等過別人,也被別人等過,等來等去,最終發現能在寒風里為自己裹緊衣衫的還是自己,不等別人,也不要別人等自己”。有感於她話語的現實而又無奈,我下定決心完全捨棄這份感情,重新開始一份新感情。至於我是如何回复她信的,我也忘記了。 我們說著往昔,說著彼此現在的家庭,這樣說了10多分鐘。末了,你說我曾經給你爸爸買的衣服他還在穿,一直捨不得捨棄。 我倒是忘了有這回事。我只知道那時侯把自己不捨得用的薪水一直往我的父母那裡寄,也往你那裡寄。我還記得你跟我說用這些錢添置了煤氣爐等生活用品,我們原來真的是打算要結婚的。 我竟然在網上找到了你!這是千真萬確的!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! 下午三點左右,我撥通了你科室的電話,接電話的是一個女人,我用普通話說找你,說是你西江大學的同學。接電話的女人說,你不在這個辦公室,但你是他們單位的人員,因為你不常在辦公室,她可以告訴我你的手機號,就這樣,我輕鬆的得到了你的號碼。 當我撥打那陌生的手機號時,我有些緊張,電話是過一會才接通的。長途電話另一頭,聲線似曾相識,於是我說出你的名字,你沒有完全肯定,只是啊,啊的。我說,我是你的同學,西江大學的同學。你問我是誰,哪裡得來的電話,顯然你也沒有聽出我的聲音。我沒有告訴你電話得來的經過,我只是重複了一遍我是你的同學,猶豫了好一會,我終於鼓起勇氣說出我的名字。聽了我的名字,你有點不相信,說聲音怎麼那麼清脆,然後就是大聲的笑了。 你正開車下基層,於是,你把車停了,只為與我講電話。 放下電話,我給你發了個短信:“剛剛接通你的電話,我幾乎不相信那是你!十多年過去了,再次聽到你的聲音彷如隔世!前一段日子,我在網絡發表了一篇徵稿文章,是關於曾經的戀情,寫完後就很想念你,只是不知道你過得好不好!” 因為《你的姓氏,我的名字》這篇文章,又讓我想起了往昔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