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8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物語



茫茫白雲,升龍隱爪;巍巍高山,神澤仙臨;聖瑤蓬萊,秀色可餐;金舞銀蹈,夢築銅臭。此皆非我所思所慕。五柳田園幽居,容膝自酌,拄杖流憩;摩詰且詩且畫,月出山林,鳥鳴深澗;放翁閒居鄉村,月夜叩門,柳暗花明。他們雖亡於江湖,奔於荒山野水之間,然芳名遠播,談於古今大家之口。龍戰於野,其道也窮,止戈為武,有鳳來儀。

人生於世,不是而立侍朝堂,旦夕聞諂媚;不是莊王問九鼎,太祖加黃袍;也不是潛東海之宮尋明珠,入九霄雲殿念仙丹。苟活塵世,我們這一葉扁舟飄蕩如風中落葉,起伏若浪中礁石,這些都是常事,舛難過後等待我們去做的不是意氣用事,出語傷人;也不是一蹶不振,隱沒尋常,閑看庭前花開花落,漫隨天外雲卷雲舒才是其中真諦。這個世界的濁清在於自己,不在於他人,當我們不能兼濟天下時候,獨善其身也不失為上策。岳陽樓上文正公的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已經跨越了千年滄桑,過去的時光就像是樓下亙古的長江水,靜靜流淌。穿越時空的箴言於今讓人心頭湧上“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”的感慨,有形的世界,無形的欲望,有界的疆域,無界的人心。於是,史書上飄出的香氣開始在我們的鼻尖刺激,江上的清風開始在我們的耳畔訴說,我們才真切地體會到那種在午後閑飲的淡然,在月夜獨遊的深邃。

嵇康打鐵,我的耳膜還響著那在深山巨穀中回蕩的錘聲,攝人心魄,不能自已,他的生命在廣陵散絕之後戛然而止。才高隱於世,不慕權貴,不畏嗜血,他是鐵打的漢子,是鍛造出的錚錚鐵骨。劉伶嗜酒,此時的他或許還沉醉於深埋墳墓的杜康,才華橫溢,斷案如流,十日縣令是刻在他碑上的諡號,於酒相伴的一生是如此荒誕,卻又是如此的讓人欽慕,能出其右者,前世未有,後世未現。阮籍倡狂,幻化成莊子筆下的鵬,翼襲三千弱水,扶搖直上八千裏,蓬蒿間的燕雀也只能望雲興歎了,他在自己王國裏營造屬於自己的宮殿,世俗不屑,不屑世俗。縱然一生坎坎坷坷,可是身後的那座茅草屋有著自己的夢,有著自己的信仰,衣冠馬駟,蓑衣草鞋,在這裏都是竹林中的一片竹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