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8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一路走來,風日灑然


天空中沒有留下痕跡,但我已飛過。

喜歡穿著藍色的或者白色的衣服,騎著自行車行駛在縣城的馬路上。中午的陽光照在路上,泛著白光,陽光暴曬下的我卻那麼快樂!有時會在路上碰到我喜歡的男生或女生,結伴而行。上課時,用課本扇住小說,偷偷地讀金庸小說,席慕容的詩歌。老師發現後會在課桌敲敲,生氣地走開。我卻抵制不了,甚至於蹺課,到栗家墳去看那些閒書。夕陽下,那一抹暖暖的釅紅籠罩著大地,那些石像看著我,我看著他們。周圍松柏長青,坐在栗毓美大人墓碑前,或騎在排列兩旁的石獸上,要不,就摸摸文臣的笏或武將的劍,任青草香氣醉了少女情懷。也有時,幾個同學趁課外活動,一起跑到這裏,拍照或拓字,通常有那麼點點朦朧意思的男女同學會同來,在青草間閒話,旁邊的同學各自怡然,那個年代的少年戀情,唯美而清白。上課前,大家再飛奔回校,學校就在栗家墳前,方便得很。如今那裏已被作為文物古跡保護,需買票進入,我曾懷舊去重遊,卻少了趣味。

有一階段,暗戀上一個老師,他長得不帥卻有點桀驁,無所長處,就是喜歡看見他。很長時間,日記裏也寫到。從自己心裏臆造他的好。大約在高三吧,忽然聽到他罵人,沒來由得覺得他不過如此,當時決然燒了日記,再不喜歡。因為討厭另一位老師的勢利,鄙視他因學生家長的地位而不同態度對待學生,心裏很排斥,就連他的課也不想聽,以致高考那一門嚴重失分。那時的愛憎簡單分明,不加思慮。沒怎麼用功,只是在快高考時,突然就想離開那個小城。遠方的風景更迷人!所以,儘管只被一個中專院校錄取,還是背著行囊離開家,去省城讀書。

中專兩年,終悟讀書是件好事情,因此刻苦用功。每年拿到獎學金,專業課好,連高考失分最多的數學也用功學得好。只是,封閉自己,因為,那兩年,我失去父親和另一位疼我的長輩。兩年中,他是學生會主席,經常抄我的筆記,幾次同路回家,一路無言,唯聽火車行駛的聲音。他半路到站,我繼續前行,在夜色中看兩邊的大山向後閃過。畢業離開前一晚,他默默幫我整理行囊,仍是無言。我坐的車要開了,他趕來,清晰地看到他的淚,而我,也已淚流滿面。車開了,淚眼相對,無言的兩年,此後再無相見。那兩年,我知道他早已訂婚,結局早已註定,卻忘了是怎樣一個開始,甚至在我的開始就是結束,離別才明白。

母親去世,有人在我耳邊說,我會照顧你一輩子。那空穀中風聽到了,但話猶在耳,人已遠去。連傷心都沒有,我累了厭倦了。從此喜歡聽禪,游離於各個寺廟間。人生無常,生命的脆弱在那幾年是那樣以一種憂傷盤踞心頭,常常午夜驚醒,仿佛爹娘的靈魂還在。我在這大千世界是那樣弱小,堪比荷葉,雖經風雨無數,雨過天晴後還是挺直腰身,彰顯我對生的熱愛,曆練了我的堅強本性。

在清冷中固守中寂寞三年。老公來了,他踏著陽光而來,善良正直,就是這個人吧,願意與他相守一輩子。坐車去他老家尋他,他卻坐另趟車擦肩而過。知道我去,錯到了縣城,趕回來尋我,一見面緊緊握手,相牽走過歲月。風雨無畏,甘苦與共。也許,我真是他的肋骨,相融在一起,付出多少也情願。即便小處意見分歧,大事總得賴他做主。在他去江南打工那幾年,兩地情,互相鼓勵著度過難關。當他遭遇挫折,曾在太湖邊坐了一晚,我知道那一晚他思想鬥爭激烈,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。那一晚,我亦無眠。當他又打電話來重新振作,我知道我的太陽永不墜落。他成長為山,我願為水,山水相依永不分,滋養我們共同的家園。

一路走來,風日灑然,有清新的四月天,萬物明媚;有霧霾籠罩和陰雨天,晦暗蕭索;進入多彩豐收的秋季,經過歲月洗滌後,所有的痛澀漸行漸遠,在回憶中,在一次次的回憶中,只留下暖意,在心頭蕩漾聽人說,很多家庭在獨生子女上大學之後失去重心 我漸漸淡出生活 居安思危,有備無患 女兒本是無根草的 幸福著歡樂漾滿心房 愛是深深的喜歡! 不敢看電視 我期待再次的君子蘭花開! 有段記憶叫高中 生活はきっと美しい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